无障碍版 全站搜索:
  • 1
社情民意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建言献策 > 社情民意

关于建立粤港澳大湾区传染性疾病一体化防控体系的建议

发布日期:2020-01-10 17:08 信息来源:市政协
   据佛山市民盟反映,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深入发展,粤港澳三地与世界的贸易以及粤港澳之间往来越来越频繁,防范传染性疾病(以下简称“传染病”)的威胁是三地共同面对的公共卫生问题。如何完善和创新合作机制,建立粤港澳大湾区传染病一体化防控体系,为粤港澳大湾区社会经济稳定发展及民众健康保驾护航,共同把粤港澳大湾区打造成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是一个亟待研究解决的问题。

  自2003年非典疫情以来,粤港澳三地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以及公共卫生机构共同为防治重大传染病和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谋对策、建机制、搭平台,建立信息通报机制,定期召开粤港澳防治传染病联席会议,加强防治技术交流和卫生人才培训,开展防治传染病联合应急演练,有效提升了三地合作应对传染病的能力。然而,新发传染病的全球化威胁依然突出,广东省作为全国新发和再发传染病防控的主战场,长期面临新发和再发急性传染病并存的挑战。广东省珠三角9市和港澳组成的大湾区城市群常住人口超过6900万,流动人口数量巨大,且呈日益增多趋势,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各方有必要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整体框架下进一步深化合作,建立传染病防控一体化体系,共同应对公共卫生安全威胁。当前,粤港澳大湾区在传染病防控一体化建设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包括:

  一、尚无区域性传染病研究中心

    大湾区目前尚无独立建制的传染病区域性研究中心,不利于统一开展大湾区三地常见传染性疾病或者潜在传染风险疾病的病原(病种)、快速检测方法、传播途径、易感人群和治疗方法研究,在提高新发传染病监测和病原学研究水平等方面存在缺陷。此外,香港和广州、深圳均建有P3实验室(生物安全防护三级实验室),但是整个华南地区尚未建立P4实验室(生物安全防护四级实验室,即最高级实验室),无法独立完成对于如埃博拉出血热及尼帕病毒等病毒的分离培养和检测。

  二、未建立传染病实时监测平台,信息互通链条过长、信息标准不统一

    目前粤港澳大湾区各地尚未建立长效、联动、即时响应的传染病监测信息平台。以深港为例,深圳市疾控中心信息与数据需发函通过广东省疾控中心中转,到达香港特别行政区食物及卫生局下属卫生署,继而中转至香港卫生防护中心,链条过于冗长。关于疫情数据交换主要是通过电子邮件月报方式交流,时效性大打折扣,无法实现疫情信息共建与实时共享,势必会导致对疫情研判的滞后,不利于疫情控制。此外,三地缺乏统一的传染性疾病的诊断、治疗和流行评估的标准,数据统计口径不同,导致统计结果地区之间不可直接比较,影响对疫情严重程度、防控措施及预后的判断。

  三、疫苗研发能力不足,缺乏精准的疫苗防护和持续的疫苗供应

    首先,粤港澳大湾区作为我国传染病防控的主战场,疫苗研发能力相对较弱。以流感疫苗为例,目前整个粤港澳大湾区流感疫苗的研发还处于空白状态,仅有部分外资工厂进口疫苗原液后分装销售,没有自主生产流感疫苗的企业。其次,粤港澳大湾区多数传染病疫苗长期依赖进口或从外地引进,其抗原成分与粤港澳大湾区本地流行的病原体不一定完全匹配,对防护效果可能产生一定影响。此外,受长春长生公司违法生产疫苗事件影响,目前多种疫苗出现短缺的情况,为疾病的防控带来巨大的挑战。

  四、医疗教育互动机制不完善,医疗卫生从业人员交流合作需进一步加强

    三地医学高校资源配置不均衡,无法实现与公共卫生管理、疾控机构的信息互通,不利于取长补短、融合共进;粤港澳大湾区医疗卫生执业人群的轮训、授课、实践的机制、规模和规格不足。

      建议:

  一、对标国际大湾区,建立区域性传染病医疗研究中心

  打破体制机制桎梏,以医防融合为抓手,建立区域性传染病医疗研究中心,发挥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医疗高地的技术优势,整合医疗资源,提升整个湾区传染病防治能力和应急能力。该中心可采用扁平化集约性的管理模式以减少行政链条,统一调动大湾区疾病防控资源,共同编制传染病实验室检测技术指南、标准化检测技术规程,合作建立P4实验室,将其打造为粤港澳大湾区传染性疾病一体化防控体系的研究和管理平台。在人事制度方面,建议人员配备采用固定工作人员与柔性引才专家库相结合的方式,柔性引才专家库以粤港澳三地医疗专家为主体,随机抽取三地专家组自行组建团队进行实际事务处理,有效实现医疗人才的交流和流通。

  二、建设粤港澳大湾区传染病实时监测平台

  以我国传染病信息直报系统和香港特区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实时监控传染病经验为依托,以建立某一两种重点防治传染病联防联控体系为契机,以点带面,统一标准,建立粤港澳大湾区11市共同参与的一体化传染病实时监测平台,及时掌握传染病变化趋势,利用信息技术及大数据分析开展疾病评估预警,指导全民参与流行性疾病防控和公共卫生管理。同时,通过全球招标,积极推动建立共享型智慧健康服务平台,探索推动医疗健康信息编码标准化,实现医疗健康数据实时上传,设定权限,疾控及医疗卫生机构可实时共享医疗健康数据,实现对个体生命全周期的实时、个性化健康评价,从而实现传染性疾病防控信息的实时监控,同一平台发布传染病疫情及监控数据。

  三、深化合作联系及反馈机制

      一是扩展“粤港澳防治传染病联席会议”的规模,在广东省政府与香港、澳门特区政府卫生健康合作框架下,邀请粤港澳大湾区各成员城市列席参与,鼓励粤港澳大湾区各成员城市加强相互交流、细化合作。是加强新发再发传染病防控,在信息通报、病例转运、隔离与救治、人员追踪、实验室检测、感染控制以及新技术研究等领域开展更加紧密的交流与合作。

  四、支持粤港澳大湾区生物制品产业发展

  进一步给予政策支持和指导,发挥香港、广州、深圳等地在现场流行病学、病原体检测与生物技术成果转化等领域的领先优势,加快推进刚成立的“粤港澳疫苗产业基地”建设,并引入民营资本大力发展生物制品产业。构建粤港澳大湾区集监测、研发、生产、销售一体化的技术平台,加强病原体溯源和变异的研究,推进研发传染病病原体快速诊断试剂盒,有针对性地研发疫苗和药物。在此基础上,以粤港澳大湾区为依托,以港澳为窗口,将系列产品出口海外,推进生物制品行业国际化,进一步提升粤港澳大湾区参与全球公共卫生治理的影响力。

  五、完善粤港澳大湾区医疗教育互动机制,促进医疗人才交流

  一是以香港、广州、深圳三地医学院校为基础,建立粤港澳大湾区传染病科教基地和实验室,有机配置资源,互通有无,互利共赢。二是建立粤港澳大湾区医疗卫生执业人群的长期轮训、授课、实践机制,放宽专业技术人员出境的员额、经费限制,推进传染病防疫检疫专业人员交流和培训合作。三是制定港澳医师在内地执业的地方标准,建议向国家卫健委申请批准在广东率先试点简化港澳医生在大湾区行医手续,以深圳为试点,与香港专科学院合作,推动建立与国际接轨的专科医师培养及认证制度,推动三地专科医师共享及多点执业。